犹如轰炸机的东德客机:因苏联压力取消研发
来源:犹如轰炸机的东德客机:因苏联压力取消研发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4:23:36


这名男子名叫托马斯·戴维斯,10天前,他的二儿子刚刚出生,非常健康。他的母亲53岁的曼迪·戴维斯说,儿子托马斯一向精力充沛,身体也非常壮实,从不吸烟,也没生过毛病。上周五,他去阿尔比恩酒店值班,回家后就病倒了。曼迪说,儿子最初的症状是咳嗽,剧烈咳嗽,之后浑身疼痛,还冒冷汗,再后来就是呼吸困难,本周四,人就不行了。当晚,他坐在床上,看着他的新生儿子最终闭上了眼睛。曼迪说,这么伤心的事情,他们一家人都没办法抱在一起互相安慰一下,因为政府有规定要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。

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8时40分左右,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到163429例,累计死亡病例达到3008例。

曼迪还说,儿子托马斯病倒后,按照政府的规定实行了居家隔离,临死前一天,他的病情似乎有些好转,她还跟他说了一阵子话,谁曾想,这竟然成了她与儿子之间最后一次说话。她还说,最早发现儿子去世的是儿媳妇瑞安农·伊莱亚斯,她跟儿子同岁,也是27岁。伊莱亚斯说,丈夫死后,来了一帮医务人员,他们身穿防护服,将丈夫的尸体运到救护车上送往医院。曼迪赶到医院,想再摸摸儿子的脸,但遭到医务人员的阻拦。没过多一会儿,医务人员就将托马斯装进塑料袋密封起来。

曼迪还说,儿子是一个非常善良有责任心的男人,为了孩子,他努力工作,不仅为他们遮风挡雨,还给他们买这买那,他甚至还说迫不及待想生第三胎。儿子对别人也是非常有礼貌,在别人情绪低落的时候,他总能让对方笑起来。没想到,儿子那么年轻,说没就没了。曼迪最后呼吁,大家一定要认识到新冠肺炎病毒的危险性,绝不是闹着玩儿的,待在家里,与人接触保持距离,"这是一个带血的忠告。"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急诊室总有一些不可违反的规则,然而随着防护装备日益减少,这些规则也被打破。疫情初期,纽约医护人员每次去诊治时都要更换长袍和口罩,然后戴上防护装备,直到换班结束。随着医护用品供应稀缺,一名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医生说,他被要求在换班结束时上交口罩和面罩,进行消毒以备将来使用。

【海外网3月31日|战疫全时区】美国《纽约时报》31日发表题为《护士死亡、医生生病,抗疫一线人员恐慌情绪上升》的文章,直击纽约市医院内部情况,讲述一线医护人员工作现状。

每天上班时,医生和护士都会遇到困惑和混乱。在布朗克斯区蒙特菲奥里医院分院,护士们穿着冬季外套,站在一个没有暖气的帐篷里,为有症状患者分诊。而在埃尔姆赫斯特医院,病人有时还没来得及搬到床上,就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雅可比医院的护士莱利说,当她最近去看急诊室的时候,她意识到自己和同事们永远无法避免被感染。医院里挤满了呼吸困难的病人,他们的肺听起来像砂纸一样,口罩和防护服供应不足。

《纽约时报》在报道中称,纽约市医疗系统杂乱无章,使得医护人员的感染率难以精确计算。纽约市公立医院一位发言人表示,目前不会分享有关感染医务工作者的数据。美国急诊医师学院院长也表示,全国情况不太一样,无法追踪此类数据,但危险正在加剧,到处都有医生感染。

“重症监护室快要爆炸了,”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外科医生得知一半特护人员感染后,自愿申请到前线去;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一名医生感慨,她每天都会经过一位病情危重、插管中的同事,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;纽约市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描述,这里就是“一个病毒培养皿”,有200多名医院工作者被感染;“我觉得我们都是被送进了屠宰场,”布朗克斯区雅克比医疗中心护士托马斯·莱利说道。